精武绝味鸭脖
姓名:
电话:
免费热线:4000-777-027
电话:027-85775968
手机:13886134349
地址:湖北武汉市解放大道822号
    
 
新闻动态 首页 > 新闻动态
3000元钱买回三页九九鸭脖“秘方”,学员如法炮制却做不出"精武味"
[浏览次数:6959 次] [更新时间:2014-6-20]

  两学员展示当时的学习资料。记者詹松 摄

  记者张剑 实习生覃晴 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枝壳15克、草果20克、黄果12克……”拿着一张密密麻麻写了28味配料的“精武鸭脖”秘方,信心满满的邱成良准备将“精武味”带到四川自贡老家,靠卤制鸭脖子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。然而,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他体会了从充满信心到极度失望的痛苦滋味。

  来自成都的辜世勇,和他有着同样的经历和体会。

  3月19日,两人相约来到精武路的“汤光山九九王鸭脖子”店,找当初他们拜师学艺的师父汤光山讨说法。记者就此进行走访发现,如今遍地开花的“鸭脖培训”均系非法。

  徒弟说:

  3000元买来一套秘方

  邱成良是四川自贡荣县人。2007年11月,他在某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,介绍武汉一对夫妇靠卖卤鸭脖子成为千万富翁的故事,于是萌发来汉学习卤制鸭脖手艺的念头。

  由于不知道如何联系杂志中所提到的那位成功者,他求助互联网搜索,“汤光山九九王鸭脖子”网站进入他的视野,他决心来汉拜师。

  去年12月25日,他只身来到精武路,经过考察,他决心通过的形式,拜至汤光山门下。

  当天,他交了3000元钱后,正式参加为期一周的培训。根据他和汤光山签订的《培训协议书》:汤光山负责他在培训中的吃、住等费用,传授他包括配置鸭脖子卤料在内的卤制鸭脖子全套手艺。

  “每天都是洗鸭脖,卤鸭脖,培训内容并不复杂。”邱成良说,“鸭脖子之所以好吃就在于有一套秘方调料,有了这个,卤制根本不复杂。”

  学了不到5天,邱成良觉得学得差不多了,加上急于回家启动项目,12月31日,他踏上了返回四川老家的的行程。

  和来时相比,归程邱成良行囊里多了四样东西:包括老汤制作过程和卤料配方在内的3页纸“秘方”,花45元钱购买的3包汤光山配置好的卤料,汤光山赠送的两油壶老汤,一张汤光山签名允许其开设连锁店的授权书。

  鸭脖变味损失两万

  回到老家后,邱成良迅速投入了创业。

  他花1.25万元租了一个门面,又花了7000多元装修。今年1月15日,当地首家“汤光山九九王鸭脖店”开张。

  “开始用汤光山的卤料和老汤,卤制出来的效果确实不错,我的亲戚和一些顾客吃了都说不错。”

  但随着老汤变淡和买来的卤料用完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邱成良开始根据“秘方”自己配制卤料、熬制老汤,谁知这样做出来的鸭脖子,有一股浓浓的药味儿,顾客都反映不好吃。客源急剧减少直至门可罗雀,3月10日,邱成良不得不忍痛关了鸭脖店。“连学习带开店,我前前后后亏了2万多。”

  邱成良开始怀疑,他拿到的是一张经过汤光山“阉割”的“秘方”。“肯定还有一两味关键配料他没有告诉我。”

  为了验证自己的怀疑,他将从汤光山处购买的卤料给当地的干货贩子看,比照“秘方”后,对方告诉他,买来的卤料中出现了“秘方”未写明的“桂枝”,这更加印证了邱成良的怀疑。他决定重返武汉,找汤光山要一个说法。

  今年3月16日,邱成良来到武汉,意外发现,和他有一样遭遇的人大有人在,辜世勇就是一个。

  辜世勇现住在成都,去年10月2日和老乡一起到汤光山店里学习鸭脖子制作。回成都后,他的经营情况和邱成良差不多。

  尽管只学了2天时间,但辜世勇非常肯定地说:“我学习的时候,觉得卤鸭脖子非常简单,就是洗干净了放进老汤里卤。我们之所以做不出那个味儿,肯定是秘方有问题。”

  师父说:

  “秘方”之说纯属无稽

  面对徒弟对“秘方”的质疑,汤光山矢口否认:“卤制鸭脖子根本没有什么秘方,我该教的都教了,他们做不出来,是他们学艺不精。”

  汤光山介绍,“秘方”上的卤料种类及分量都是自己长期摸索出来的。“调料都不稀奇,干货市场都能买得到,制作过程也简单,关键是要自己不断摸索、调整。”

  汤光山告诉记者,“秘方”上丁香、白芷等12味调料是最主要的,缺一不可,其他例如毛桃、毕卜等16味调料则可多可少、可有可无,“都是些调料,你自己想要什么口味,都可以尝试加进去。”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卖给邱成良的卤料里有桂枝而“秘方”里没有的原因。

  尽管说起来简单,但汤光山无意中还是透露出一些“秘诀”。例如主料的组成比例,“秘方”上明确要求“丁香5克,白芷28克”。“为什么白芷要这么多?这是去腥的,多给无妨。为什么丁香给这么少?因为多了会让鸭脖子变黑。”

  汤光山反复解释,关键是要按他的单子反复摸索尝试,觉得味道可以了就卖,味道不好就继续尝试。“他们自己不好好做,反而诬赖我骗他们,真是黑了良心。”

  至于所谓3000元费,汤光山表示,这不是“”,而是学费。“我只想教给别人一门手艺,能够混口饭吃。”

  汤还表示,并不是对每个学员都收3000元,比如辜世勇当初和老乡两人一共只交了3000元。“有的人没有工作,来求我帮忙,我一分钱不收都教了。”汤光山说。

【首页】  【返回】
网站首页   |   公司简介   |   产品展示   |   技术培训   |   效益分析   |   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04-2014 武汉余氏绝味饮食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826号 鄂ICP备17009973号-1
投资有风险 投资请谨慎